荐书 | 矮大紧指北-美狮贵宾会

图片加载错误
新闻详情

荐书 | 矮大紧指北

发布时间:2019-10-25 作者: 来源:九丘伴读 阅读量:4765

2019年,将到知天命年纪的高晓松,这个节目上爱侃大山,私下喜好自拍、美颜的文化大v,似乎依旧像个追风少年,永不停歇。美好的年华,匆忙的岁月,有趣或不有趣的往事,在他嘴里就像退隐的大侠在述说当年的江湖纷争一样,是那样的让人憧憬。有人喜欢他的有趣,有人喜欢他的博学,有人只是喜欢他那风骚又魔性的笑声......

这样的一个高晓松,花名自称“矮大紧”,“矮大紧”是高晓松的反义词,一开始他专用此花名署名一些不太正经的新歌新作。再后来,他用此花名开了一档节目《矮大紧指北》,意欲将高晓松不能说的话,让矮大紧说出来。如今这个节目有了书,如同给高晓松飘在天上的言语,在文字中安了家。

大多数人认识现在的高晓松是通过《晓说》、《晓松奇谈》,不过如果把它们比喻成菜,那个个都是硬菜,吃完一盘都得消化好一阵子,做菜的人也丝毫不能马虎。而《矮大紧指北》相比较而言,就像是一道高晓松的私房菜,并没有那么多的仪式和规则,只需要进来,身边有什么材料就给你炒什么菜。

他调侃称,矮大紧是专门署名各类三俗作品的笔名。为此,他在十年前还在博客中写了一段《矮大紧小传》:

矮大紧,北京郊区人士。形貌乖张,间歇性智障,恋爱凡五次,积绿帽三顶,因此对女人及与女人有关的男人有暴力倾向。

该矮自幼有倾诉癖,由于变声期早恋,声如鸭。三十岁后亲朋鸟散,乃自学和弦三五,终日对一叫做麦克风的外国人嘀咕。其歌骚长颇占硬盘,其文粗俗有辱观瞻。某日,发现一胖江郎高晓松才尽之后仍在收集情歌,喜极而泣奉散曲若干。

在《矮大紧指北》的发刊词中,高晓松说,矮大紧跟高晓松不一样。高晓松从小受到的教育是纵横四海,改造世界。但矮大紧不是,他好吃懒做,最大的理想就是不劳而获。

因此矮大紧会在“闲情偶寄”,和你聊些人间烟火的新鲜事儿;走的地方多了,他还自创了指北排行榜,将美食、美景、美女、美男排个座次讲一讲;甚至为你介绍他的“文青手册”,呼朋唤友从朴树、老狼、韩寒、王朔等文艺圈的老炮儿悍将讲讲什么叫青春。

他说李宗盛:

“我想,李宗盛可能就是华语音乐最大的那口井。尽管崔健很厉害,罗大佑很厉害,但是他们没有用自己的井水滋润别人,他们都滋润了自己。所以当李宗盛这口井滋润到当年那么多滚石唱片的歌手时,他周围早已形成了一片森林,枝繁叶茂。”

他说王朔:

“在那个时代的中国,朔爷的读者数量跟金庸不相上下。作为他的读者,我觉得比较幸福的事情是,因为他起于草莽,所以他在成长的过程中,无论如何也得路过我们一次吧?也许路过我们两次,反复之后,他继续向上,最后他“凭虚御风”,他“羽化成仙”,他变得越来越多的人看不懂了。然而,好在他起于草莽,曾经路过我们,曾经和我们所有的读者产生过很多的生活、情感交集,曾经在那个时代抚慰过千百万个像我这样的年轻的心灵。”

他说韩寒:

“如今韩寒长大了,也当父亲了,被网友调侃为“国民岳父”的他,生意也做得不错,开电影公司,开餐馆,不再写针砭时弊的杂文了。但是我觉得,一个文青在成长的过程中,尤其是年轻的时候,为那个时代留下记录是很宝贵的。而且作为文青,最重要的是得有作品,没有作品的文青,充其量只能叫文艺爱好者。”

他把十大美女排行榜的第一给了《海的女儿》,他这样说:

“我猜大多数的男孩儿,年少时候看到《海的女儿》,可能都是那种心情。甚至有种梦想,虽然我们不是王子,但是长大以后,如果遇见这样一个女孩儿,一定不会辜负她,一定不会和她擦肩而过,一定不会去娶别人,一定会和她永远在一起。《海的女儿》其实是可以写成长篇小说的一个东西,但是写成了这样一个短篇的童话。它的那种能量密度是巨大的。我不知道今天的少年们,还看不看安徒生童话,读不读《海的女儿》,如果没有读过,那一定要读一读。那是历史上最伟大的十篇童话之一。”

中西方文化差别也有这样那样的各种趣闻,在吃的方面他笑着说:“美国人觉得中国人好可怕,什么都吃。有一次我开车听着电台节目,给我乐得都开不下去了,赶紧停路边乐去。几个美国人在电台里说中国人吃鸭血(duck blood)这个事,简直疯了,都说不可能,这世界上怎么可能有人吃鸭子的血?对于美国人来说,吃鸭子血简直不可思议。然后还说,他们怎么吃鸭子血呀?说中国人把鸭子血做成jelly(果冻),就是那个鸭血的冻,其实就是咱们吃火锅呗,或者吃冒菜之类的玩意儿。美国人就疯了,在电台里大家就“oh no”,接着又笑,说这肯定是开玩笑的,不可能,世界上怎么会有人把血做成jelly那种东西去吃,绝对不相信!”

所谓的“满汉全席”,可能彻头彻尾就是个骗局,他这样说:

“满席就是家常菜,10个人一桌,才8两银子,那能吃什么玩意儿?满席是干吗用的呢?是大礼,就是皇上出生、驾崩、大婚这种重要时候,满族贵族吃的。汉席就是科举考试前皇上请所有的主考官分赴各地时吃的,对考官们说:“请你们吃顿饭吧。你们出去要努力的,为我挑来好人才。”其实也就是3碗蒸的东西,4碗蔬菜,大概有8碗水果,还有点儿鸡鸭鱼肉。这就是真正的满席和汉席。”

一些大家不知道的奇闻景观,他连同着历史一起讲:“承德有很多有意思的纪录,其中包括世界上最短的河—热河。为什么叫热河呢?其实就是避暑山庄里的一个温泉,非常短。当然还保持着很多别的世界纪录,包括世界上最大的皇家园林、世界上最大的皇家寺庙,以及世界上最大的木雕佛像—普宁寺的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。万里长城很漂亮的一段叫金山岭长城,我去过好几次,就在承德境内。还有很有意思的水下长城,大家现在去看当年长城抗战的遗迹,发现找不着了,说这喜峰口跑哪儿去了?这是因为后来修了一个水库,长城沿线大量的关口就全沉到水底下去了,形成一个纵深六十公里的水下长城,潘家口、喜峰口,全都没在水下,是个很有意思的奇观。”

你会听到他曾经放浪形骸、也有颓唐慌张,走遍万水千山之后,将《晓说》以外的“晓说”娓娓道来,说着说着就成了《矮大紧指北》。

如果你不知道看什么书,就看看《矮大紧指北》,看完就知道自己想看什么了。看矮大紧几分钟聊一部电影、一个人、一个地方、一个国家、一个习惯、一本书也会觉得格外有意思。

在高晓松身上,我仿佛看到了一种可能性,这世上原来真的有些人,能活得那么自由,永远热泪盈眶。

高晓松在书中写朴树时的一句感慨,讲述了“文青高晓松”的现在与过去。

“如今我们都老了,平凡得如同路边的树木,虽然不再呼喊奔跑,却默默生出许多根,记住许多事,刻下年轮,结出果实。偶尔有风吹过,思想起初来时世界的模样,每个人都会被原谅。”
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