实体书店的经营边界在哪里?-美狮贵宾会

图片加载错误
新闻详情

实体书店的经营边界在哪里?

发布时间:2023-12-05 作者: 来源:发行观察 阅读量:735

书店不仅仅有书

这几年,要求实体书店只卖书的观点早已烟消云散,但是实体书店究竟都能为文化市场、为读者做什么,恐怕至今也没有一个标准答案。实体书店的转型探索,仍需要时间的检验。

这几年,我为了摸清北京实体书店的变化,先后探访了北京100多家实体书店。在图书 这一模式的探索中,如同“naive理想国”一样,大家各有各的高招。

前几天,我来到了位于东四北大街胡同的可能有书书店。这是一家由腾退的共生院改造而成的书店,占地仅为260平方米,集结了图书、画廊、咖啡馆、自习室、会议室、包子铺。我对书店门口的广告招牌很感兴趣,一边是“包子”,另一边是“咖啡”。这两个本来互不搭界,如今都聚集在一个书店里。问了工作人员才知道,以前这里是国营的餐馆风月楼,专门卖包子。书店开业时,街道建议书店继续卖包子,以延续曾经的包子业态,于是就有了这个包子与咖啡、图书的组合。包子让读者感受了精神生活之外的烟火气。一边吃包子,一边看看书,聊聊天,也是不错的选择。

同样具有浓郁烟火气的还有通州大运河书院。这家坐落在大运河森林公园里的书店,借助大运河的城市文脉,专门主打大运河文化。楼下一层也有餐厅,我看到很多读者在这里吃饭聊天。这种情形,正如有媒体所言:今天的书店,不是把书摆进来就能成为一家书店。开一家书店,希望让有意思的人相遇,让社区更有吸引力,让社区生活更幸福。

的确,书店无论是有了满足读者需求的餐饮和小酒馆,抑或小剧场、美术馆、咖啡厅,都会给书店经营提出挑战,也让读者来书店多了更多的理由。

融入生活是路径

应当承认,如今绝大多数读者买书是在网络电商平台上。那么之所以还有人愿意到实体书店消费,看中的还是实体书店的人情味、烟火气、沉浸感。实体书店如果还继续高高在上,不理解、不呼应读者的文化生活诉求和美好生活的渴望,路只能是越走越窄。

当然,每个实体书店的经营范围有所侧重。那么,根据自身所承载的地域文化、经营传统、读者黏性,来进行经营上的突围就很有必要了。而不是仅仅恪守在一个固定的经营模式中,也绝不是卖点咖啡、办个展览就是图书 了。

我看到有的书店人清醒地意识到了这一点。上海唐宁书店的创始人在书店还没有开业时就对媒体说,虽然书店已经完成了百分之六七十,剩下的进度要在了解社区居民的喜好过程中继续完善。唐宁书店一楼以图书为主,三个房间分别为文学厅、艺术厅、香水客厅,图书陈列集中在居中的文学厅。楼上则为一间画室,二楼楼梯间背后还有一家高档服饰店。整个空间里只有30%至40%的区域在卖书,其他都是文创产品。 

据媒体统计,上海有餐馆的书店有很多。如位于兰心大戏院旁的朵云书院·戏剧店地下一层有自营餐厅;茑屋书店前滩太古里店有一家品牌轻食餐饮;今年开业的大隐书局·和平公园刊茶社和美兰湖畔·大隐书局都有餐厅,这两家新书店开业后很快就成为大隐书局旗下营收最高的两家店。

多种业态的融合,让读者来实体书店不仅仅是买书、看书一个理由,因为除了看书会客之外,还能品咖啡,品酒,品茶,吃点小吃和简餐,看看展览,听会儿音乐,看看电影等。融入生活的实体书店,已经成为了很多读者的首选书店。北京还有一家书店,做起了为下午早放学的小学生接送和安排自习、培训的项目,很受读者欢迎,也增加了书店的收入。

前不久成都的7个菜市场,也利用现有的便民服务空间,增加桌椅、书架等设施,配置相应书籍,打造“菜市书屋”。“菜市书屋”除了具备阅读功能外,还搭建了市民休憩空间,提供了自主饮水、手机充电、免费wifi、应急药箱、微波炉等便民服务,既满足大众阅读、休憩需求,还为商家子女提供了阅读、学习的空间。这样烟火气十足的书店,已经成为当地市民不可或缺的精神驿站。

有人曾统计,从盈利结构上看,包括方所、西西弗、诚品、大众书局和建投书局在内的书店都在靠书之外的东西赚钱。可见,只要读者接受,市场认可,实体书店在经营图书之外,都可以进一步尝试相关的文化项目、生活项目。要突破传统经营空间的制约,就应当让图书和阅读有效地融入生活,而不是把图书仅仅当作门面。

文化体验是王道

好的书店不仅是旅行打卡地,更是人们向往的精神家园。于是,实体书店就和文化传承、文化体验牢牢地捆绑在了一起。线下的实体书店更应该成为文化体验空间,发挥文化风景线、文化风向标、文化实验场、文化聚集地的多种功能。

新华书店温榆河田园店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。作为温榆河公园里的书店,它的颜值和新功能都很突出,颇具优美的田园风光。我觉得在这种地方读一会儿心爱的图书,不但自身的精神世界更加丰盈,身心也会彻底放松。

公园里出现书店,是一种实体书店跟文旅产业的创新结合,它让人们进公园又多了一个理由。在静谧的氛围中读点旅行、励志、历史之类的图书,会更契合公园里独到的大自然氛围,让文化体验走实、走新。

如今在书店经营中做得风生水起的上海大隐书局,还把博物馆和乐器、杂志都“搬进”书店,用艺术来点亮上海。2022年,该书店坚持提供了1080场次文化活动的体验。把文化内容、读书活动,做成文化产品。资料统计,目前大隐书局在上海服务20多家大型企业集团、200多家党团组织、200多家公共场馆,这些都是1000多场活动的重要输送渠道和接收终端。同时大隐书局约有37个项目已经进入政府的公共文化配送包。这样的做法可以实现稳定收益。把文化项目做足、做新,是大隐书局成功的一个关键。

从大隐书局近年来的成功案例我们看到,始终把自己作为城市文化的提供者应当是他们成功的关键所在。实体书店如果以各种文化项目、文化活动为经营的出发点,就能迅速扩大经营者的眼光,摆脱单一经营带来的困局。无论是阅读、展览、音乐会、小剧场、沙龙、咖啡,还是文化艺术培训、小酒馆,都让实体书店的潜在功能在文化与生活的融合中得到了提升和强化。可以预料,未来实体书店的文化加持将会更多,还会有很多我们意想不到的项目进入到实体书店的布局中。

眼下实体书店的经营边界还在不断扩大。那些在实践中不大适合读者的项目会很快被经营者淘汰,而深受读者喜爱的业态会得到固化和加持。在这个意义上来说,实体书店的经营边界还在不断地融合、分化、补充中。只要是读者对此趋之若鹜,高度认可,谁还在乎实体书店是不是只有图书呢。
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