蕲春分公司 月是故乡明-美狮贵宾会

图片加载错误
新闻详情

蕲春分公司 月是故乡明

发布时间:2023-08-07 作者:​何俊 来源: 阅读量:1431

一轮皎洁的月亮洒下牛乳似的光辉,深情地轻吻着我的脸。将凉凉的空气吸入腹中,想要驱散炽热的心的温度。可是,心儿着实不踏实,嘴里不由自主地叨念着:举头望明月,低头思故乡。

可在以前,我绝不是这样的人! 

为了离开家乡那块贫瘠的土地,我寒窗苦读,拼命融入都市中。我羞耻于自己是大山的孩子,每当别人问起我的家乡,为了听起来够体面,我总是将它名字的地域范围扩大:你不曾明白那是怎样令人害怕回忆的地方。

在那块贫瘠的土地上,除了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拉着老黄牛没日没夜地耕作,还有走不完的泥泞小路,翻不尽的悬崖峭壁。

十几载,一个衣衫褴褛的少年,早晨放牛晨读,从不间断;农忙时,提起裤管,插秧割麦,俨然大劳力。夜深,在窗台下啃食着余华的《活着》。

沉重的农活没有压倒他,生活的贫瘠没有压倒他,他长满茧的手依旧紧紧地握着笔,周恩来总理年少时曾为了“中华之崛起而读书”,而他,则是 “为了单薄的家而读书”!

终于梦寐以求地离开了故土,来到红灯酒绿的都市,再也不会被太阳烤得黑黝黝、肮脏的泥巴沾满身子。现在是干干净净的衣服,扬眉吐气的心。可是今晚,我却如此地难以入眠。

离家五年,在偌大的城市终于有了自己的家,亮堂堂的客厅,软绵绵的床。可是我依旧改不了在深夜里读书的习惯,只是有时会感到百无聊赖……

“时光时光慢些吧,不要再让你变老了……”一段歌词为电话铃声的旋律拉回我的思绪。

“爸,还没睡呢?”“儿子,今年大丰收了,卖了猪仔和粮食,给你凑了一万,拿去交房款吧!”电话那头是仓促还略带自豪的声音,不时还传来声声咳嗽……

顿时,我竟脸颊被润湿了,时间停滞了几秒。我若无其事地回了爸“嗯,你早点休息”。

挂掉电话,我痛哭失声,竟忘了叮嘱他干完活换下湿透的衣服……

多少次,催父亲搬来与我同住,他却总是推辞;多少次,作为儿子的我想让他为我自豪,他却在我面前依旧不服老。他总是唠叨“我还很健嘞!这块土地陪了我一辈子,哪能离开它,你竟胡说。它供出了你这个大学生呢!再说,爹给你守着它,你飞得再远,总有一天会落叶归根。”

我总是在心中埋怨他的不开化,那一椽破屋早已岌岌可危。父亲是我伤口上的盐,我知道远方的他早已身材佝偻,两鬓斑白,一吁三叹也要把那块地收拾好。我的自以为“成功”却无法让父亲享受天伦之乐!

寒风侵袭,丝丝凉意,我裹了裹衣服,走进书房,捧着池莉的《汉口情景》,深感“只身千里客,孤枕灯和人”。

我爱父亲,父亲爱那黄土。多想再亲吻一下泥土,气喘吁吁地登高远眺。那里的山,那里的路是父亲走了无数回的,我愿寻着他的脚印,找回自己的根。

郁达夫不远千里只为品味故都秋的滋味;荷塘月色也未能驱散朱自清对江南的依恋。我要踏上我的征程,故乡的月亮照亮我前行的路,回到那深邃哺育我的黄土地。那绵延参差的盆地,是大地的皱纹,是历史的脊梁,沉淀多少父亲般的农民的血汗和热爱!

网站地图